全国服务热线:135-8827-4422

广州市私家侦探:广州成为全省首个市级人民法

日期:2024-01-21 17:56 人气:

广州市私家侦探:广州成为全省首个市级人民法院全面执行律师调查令的城市广州成为全省首个在市、市人民法院全面落实律师调查城市。 广州律师李文晓向越秀区人民法院申请签发律师调查令。 2017年1月,两名全国人大代表提交解决律师“取证难”的提案,引起广州市司法局的关注。 廖荣辉主任主动认领任务,提出将落实律师调查令作为解决“调查难”问题的主要措施。 半年后的7月28日,广州成为全省首个在市、区人民法院全面执行律师调查令的城市。 一年过去了。 已发出多少律师调查令? 证据找到了吗? “调查难度”是否有所缓解? “律师拿着调查令,配合单位,看到调查令就像看到法官。” 记者近日从广州市司法局获悉,截至目前,市、区人民法院共下达律师调查调查3356件。 包括银行、房产交易中心、村委会、派出所、公司等,大部分调查令下达后,律师成功获取材料,为民事诉讼中查明财产线索、保护当事人财产权益提供了有力保障。债权人。 广州市司法局局长廖荣辉表示,律师调查令保护了律师调查权,提高了司法效率,促进了法治化营商环境的改善。 “有利于构建诚实守信的市场秩序。”律师出示调查令,获取案件关键证据。刘龙是广东南国德赛律师事务所律师,他之前处理过一件很头疼的案件。 21万元正在立案过程中,被告的死亡使得案件无法继续进行,当事人本打算起诉被告的妻子要求共同财产,但苦恼的是被告的妻子不配合,无法取得被告的婚姻证。

“如果在提起诉讼之前调查对方婚姻合法证明,发现该债务属于夫妻债务,可以继续执行判决。” 刘龙律师告诉记者,他之前办理过类似案件,诉讼前要求当事人提供原告的婚姻。 证明如果律师主动去有关部门调查,有关部门根本不会配合。 诉讼涉及证据,证据在诉讼中起着决定性作用。 调查取证困难,往往明明有理有据的当事人最终败诉,导致当事人对律师的能力和法官的公正性产生误解。 事实上广州私家调查公司,大多数律师都遇到过与刘龙律师类似的取证困难。 过去,有关部门经常拒绝配合律师的法律取证。 “我们只认法院”成为这些部门最常用的借口。 随着调查令制度的引入,这个问题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这简直就是我们律师调查取证宝剑。” 刘龙律师表示,该案“因为被告人去世,需要找到证据来清偿夫妻债务”取证困难很容易就解决了,诉讼也很顺利地结束了。 广东宏鹭律师事务所主任姜学军律师拿着律师调查令前往银行,成功查询到了委托人的还款记录。 “银行工作人员以前从未见过律师调查令,不知道如何处理。我和同事黄晓敏出示了市政府下发的《民事诉讼律师调查令实施办法(试行)》”中级人民法院并详细解释了律师调查令制度。” 姜学军律师告诉记者,银行工作人员得知此事后,向总行请示,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处理了询问。

最终广州成为全省首个市级人民法院全面执行律师调查令的城市,两位律师高效帮助客户准确计算了贷款本金,并与债权人积极沟通。 最终债权人同意撤诉。 律师代表建议司法局主动牵头处理“取证难”问题,解决“取证难”问题。 律师调查令制度源于两位全国人大代表的建议。 2017年1月,广州市两会期间,广州市人大代表庄伟燕、陈银明向会议提交建议,建议解决律师反映的民事诉讼活动中“财产线索查取难”、“财产线索调查难”等问题。取证困难”。 在初步征求意见过程中,广州市司法局局长廖荣辉主动认领任务,市司法局牵头主持人大代表提案。 “确保律师依法调查取证就是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廖荣辉表示,广州市司法局高度重视,认为此举可以充分发挥司法行政职能,探索制度创新途径,化解财产“调查难”困境,促进保障司法公正公平公正,改善法治营商环境。 2017年5月,广州市司法局邀请庄维彦、陈银明等全国人大代表以及市中级人民法院、市检察院、市公安局、市工商局、各部门召开座谈会并达成一致,在全市推广律师调查令制度。 达成共识并制定了工作时间表。 市司法局与市中级人民法院专门签订了律师工作联席会议制度,为快速有序推进律师调查制度建设提供了有力支撑。 确保调查令能“下达”、证据能“取回”。 广州市司法局在初步调查中发现,各地调查令制度中广州市私家侦探,普遍存在“法官不敢下达、被调查人有顾虑”的情况,大多是“零星下达”,未能及时下达。成为普遍适用的司法实践和规范。